江山如畫 第九十一章 一石子挑起千層浪(敲碗,求訂閱?。?/h1>
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一位女帝的自我修養江山如畫 第九十一章 一石子挑起千層浪(敲碗,求訂閱?。?/div>(88106 www.7383070.live)    眼見著浮月閣的侍從和那叫旗笙的男子就要打起來了,云荊河一心只系著林越清的安危,實在無意看這熱鬧,轉身便要離開。

    綰君身旁的高個兒男子領了命令,捏了捏沙包大的拳頭,抬步向著那旗笙走去。

    旗笙看見綰君竟是派了宋魁那莽漢出來,心下有些懼怕的退后了兩步,連忙道。

    “綰君姐姐,我……我這不是擔心你么,外面鬧得沸沸揚揚,死牢里不僅倒灌了,還淹死了人,我還不是怕真有水患到時候鬧起來,才買通了守衛想帶你離開,你就跟我走吧,我聘書都寫好了,嫁妝我不在乎……?!?br />
    說到聘書嫁妝幾個字,綰君的臉上又羞又怒,立時道。

    “宋魁,給我撕了那小子的嘴!”

    一旁的宋魁正要上前,云荊河一把攔住他的去路,一個閃身上前就抓住了旗笙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說死牢倒灌死了人,誰,死的是誰?”云荊河急道。

    旗笙的手腕被抓的生疼,連忙急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是聽說而已,說是幾個大官兒讓船家下到倒灌的死牢里去搜尸,只知道不是一個人,好像是好幾個人鎖在下面淹死了!”

    云荊河聞言腳下一軟,神情顯得有些恍惚,緩緩松開了手。

    西辭宮不管這個案子,知州府不接這個案子,大小姐會不會真的關在了死牢里?

    云荊河這樣想,轉頭看向管事的綰君姑娘。

    “他說的是不是我家大小姐?是不是?”

    云荊河很少發怒,進了浮月閣求人更是見人就賠著笑臉,而此刻,他實在是憋不住了,想到林越清很可能死了,他不耳畔不由回憶起周寧死前對他的囑托,眼睛一下就紅了!

    “你說,那死牢里關著的是不是我家小姐?”他怒急了,眼下透著兇光。

    綰君一時臉上浮現為難之色。

    “此事只是謠傳,還不可當真……?!?br />
    “謠傳?剛剛這位公子不是說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么,只是謠傳,那當官的為何不出來辟謠,就這樣任由百姓鬧下去?”

    綰君聞言還想勸慰,云荊河轉身已經走了。

    她側過眸子看向還愣在門前的旗笙,氣憤道。

    “給我撕爛他那張愛亂說的嘴,拔了他愛亂嚼的舌根?!?br />
    云荊河忍著怒火回了房間,明蟄已經醒來,剛穿好衣服揉著眼睛。

    云荊河微微垂著頭,神情有些隱忍的悲慟。

    他將門掩上,走到床邊翻著包裹。

    “爹,你在找什么???小姐的消息打聽到了沒有”

    云鳶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云荊河手下突然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簽的賣身契還有沒有拓本?”他低聲問道。

    云鳶聞言起了身,上前將另外一個包裹打開,細細翻找著。

    “拓本只有一份,爹,你要那些賣身契的拓本干嘛?”

    云鳶沒察覺云荊河的異樣,銘九卻瞬間就發了他的神情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“云護衛,是不是有小姐的消息了?”他緊張問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明蟄聞言從凳子上跳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云叔叔是找到小姐了么?”他瞪著圓溜溜的漆黑瞳子,認真問道。

    云荊河依舊是低頭不語,緊咬著牙關,鼻子微微發酸。

    這下大家都發現了他的不同,云鳶更是激動的上前急問道。

    “爹,小姐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云荊河緩緩捏緊了手,低聲道。

    “外面鬧得沸沸揚揚,說是死牢里灌水死人了,我還在想,之前西辭宮和知州府都拒了我們,這臨君城除了這兩個地方有大牢和刑房,就只有城西那前朝廢棄的死牢了?!?br />
    說著他緩緩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外面因為死牢暗河倒灌都鬧起來了,我想去看看,究竟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云鳶聞言心下瞬時一緊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,這樣干等著,心里實在煎熬!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明蟄聞言有些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,但他知道,好像是小姐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立馬抱緊了云鳶的腿,嘟囔著小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銘九聽見云荊河的話,一直沉著眉,忽然他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們都去吧!”如果林越清真的出了事情,他們銘家也就快完了,依著渠氏兄妹的性格,若是他們不臣服,那倆兄妹必是要把他們連根拔起。

    他們銘家手下的藥鋪醫館,怕是馬上就要易主了。

    云荊河,見大家都要去,也沒再阻止,稍稍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小姐,我必鬧到知州府,鬧到西辭宮,讓她們看看,真相是什么,讓她們看看這群狗官是如何官官相護指鹿為馬栽贓嫁禍,陷害無辜百姓的!”

    說著四人出了浮月閣,朝著人聲鼎沸處去了。

    聚集的百姓堵在城門,許孝守和吳有忠大聲喊了很久,見人們依舊匯聚不散,只好爬上城墻。

    吳有忠已經喊的話都說不出來了,許孝守聲音雖啞了,但還算能開口,扯著嗓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回家,不要慌,倒灌的不是暗河,是匯水渠失修松垮導致的河水倒灌,大家快……快回去吧!”

    許孝守說著咳嗽了起來,實在是無力再喊了。

    百姓們正是鬧得厲害時候,聞言立馬又喧囂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你們把死牢打開我們看看,你們說已經檢修好,我們看到死牢里沒有倒灌的水,我們馬上就回家,不然,就是你誆騙我們,就像上次水患來的時候,你也是這樣告訴城中百姓的,后來水患來襲,不知道死了多少人?!?br />
    “是的,我們才不上當,要么開城門讓我們走,要不就打開死牢的門讓我們看看里面到底有沒有倒灌,不然我們就睡在這城門口了!”

    “快點兒,開城門!”

    “開城門?!?br />
    “開城門……?!?br />
    頓時百姓們又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許孝守沒想到百姓會提起三年前的事情,這好不容易積累了兩三年的官聲,一下子又沒了。

    吳有忠更是心下無計可施,只能拖一時是一時了。

    而此時云荊河帶著明蟄他們,正一路疾步朝著這城門處走來。

    許孝守和吳有忠多面后依舊記得這一天,就因為一個還未及笄的女子,竟能一石子挑起千層浪,引起了如此的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88106 www.7383070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一位女帝的自我修養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一位女帝的自我修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一位女帝的自我修養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青海十一选五官网 篮球图 二码中特会员料已公开 海王捕鱼2电玩城官网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安 欢乐棋牌 天天捕鱼赢话费官方版 股票行情软件排行榜 网上棋牌老版本下载 二四六精选资料大全 德甲德比有哪些